早報記者 陸玫 發自浙江溫嶺
   “我們在天上的父,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。願你的國降臨,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,如同行在天上。”連恩青用鋼筆抄下的主禱文放在家中案頭,《聖經》和《贊美詩歌》是在他房間看到的僅有的兩本書。他的妹妹連巧巧說,他們一家都信基督教,都是老實巴交的農民,從來沒想過家裡會出“這樣天大的事”。
   10月25日上午8點27分,連恩青手持榔頭和匕首闖入溫嶺市第一人民醫院耳鼻咽喉科診室,和正在看診的主任醫師王雲傑短暫爭執後,拿榔頭狠狠敲向王雲傑頭部,並用匕首連捅他的身體,致其死亡。之後,他繼續用匕首捅傷門診醫生王偉傑、CT醫生江曉勇,最終被保安制服在CT室內。連恩青被抓時,著深色夾克、短髮,被按在地上,雙手扣到身後,半邊臉貼著地,眼睛緊閉。
  “去年3月前還是正常人”
  在親戚、村民眼裡,去年3月之前,連恩青還是個正常人。
  33歲的連恩青出生於浙江省台州溫嶺市箬橫鎮浦嶴村,初中畢業後,去廣西打過幾年工,後來回到鎮上,在一家麻將機作坊里幹活,每年有1萬多元的收入。
  “賺得不多,花得也很少,膝蓋、手肘磨破打補丁的衣服,他照樣能穿,也沒什麼朋友,不出去玩。”連恩青的三叔連德林說,連恩青性格內向,但這在家境一般的農村家庭很常見。
   連家的房子有5層樓,外立面用瓷磚貼起,內里卻還顯得有些簡陋。水泥砌的樓梯還沒加上欄桿,除了1臺電視機、1台冰箱,沒其他像樣的家電,燈泡裸露在房頂,廳里放著幾張板凳。
  村裡人說,農村造房子大多是為了娶媳婦,連家的新房造好近10年,也不見唯一的兒子連恩青討老婆,聽說七八年前談過一個女朋友,後來嫌他家窮就沒下文了。
  “經常撐開鼻孔給別人看”
   去年3月18日,連恩青被診斷為鼻中隔偏曲和鼻竇炎。
  兩天后,溫嶺第一人民醫院耳鼻咽喉科副主任醫師蔡朝陽主刀,為連恩青做了鼻中隔糾偏手術。
  手術花了5000多元,其中自費約2500元。住院七八天后,連恩青出院回家了。
  “鼻子還是不通,人難受。”原本以為做完手術就能解決鼻子不通問題的連恩青,卻接二連三地向母親抱怨。
   關於連恩青手術前病癥以及動手術必要性的問題,院方並未作出明確答覆。
  去年下半年開始,連恩青和以前不一樣了:情緒波動很大、易怒,用凳子砸壞了1樓的一扇玻璃門,把水壺、電飯鍋摔到變形。他說不能用鼻子呼吸,頭疼,胸疼,開始晚上只睡兩三個小時,頭往牆上撞,用隱形眼鏡盒的塑料夾子或是折斷的牙簽把右邊鼻孔撐開,說這樣能通氣。
   “他讓媽媽用筷子伸進他的鼻孔,那麼長的筷子,媽媽不敢,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怕激怒他。家裡來了客人,他就經常用手把鼻孔撐開,給別人看,說你們看看我的鼻子,是不是一邊大一邊小的?”連巧巧告訴早報記者。
   除了抱怨鼻子難受,連恩青沒有別的話和家人說。
   10月,連恩青騎電動車撞上了路邊的石塊,摔倒導致右腿骨裂。此後的兩個月里,每天除了吃飯時間下樓,其餘不是待在自己床上就是窩在母親房間看電視,幾乎不與母親、妹妹以外的人說話。今年4月起,連恩青不再去原先的作坊上班。
   “一定是手術做壞了,醫生都拿紅包,我們沒給紅包,所以醫生不好好做手術。”連恩青母親認為。
   但連巧巧不這麼認為,“哥哥的情緒變化因手術而起,但不能斷定手術做壞了,可能是他自己的問題。”
  “醫生都是互相串通的”
   去年12月28日,連恩青帶著病歷到溫嶺一院醫務科投訴。“10個月內,至少去了40次。”連巧巧告訴早報記者。
  連恩青反覆告訴工作人員,“我的鼻子通不了氣,你們要給我解決。”醫務科叫來五官科副主任醫師應正標現場會診,讓連恩青免費做CT,結果是手術良好,鼻腔通氣功能正常。連恩青不信,“怎麼會正常呢,我的鼻子那麼難受。”
   此後,連恩青再三找到醫務科和蔡朝陽,還單獨在溫嶺一院掛號做CT,想證明鼻子有問題,要求醫院重新做手術。
  連德林告訴早報記者,他陪著去過兩次醫院,因為連恩青覺得“一個人去沒人理”。
  有一次,連恩青和母親、連德林一起去找蔡朝陽,連恩青念叨著“求求你把我的鼻子治好,重新做個手術,不要這麼難受”,還當場跪在蔡朝陽面前。
   連恩青開始懷疑,溫嶺一院的醫生都是互相串通騙他的。
  “我們和他說,不可能的,醫院怎麼可能串通。他就用很痛恨的表情和我們說,為什麼你們都只相信醫生,不相信我的話。”連巧巧告訴早報記者。
   當地村民表示,常看見連恩青凌晨4點就在家門口拎著CT袋等中巴。
  “天天去溫嶺一院,冤枉錢花了不少,拍出的片子都一樣,有什麼用?”連德林表示,因為覺得連恩青再去溫嶺一院也是徒勞,他好幾次從中巴車上把連恩青拉下來,讓他回家獃著。
  連恩青不相信溫嶺一院,開始去杭州、台州的大醫院檢查,結果仍是沒有異常。“他說醫院都互相聯網,所有醫生都合起來騙他,不告訴他病情的真相。”連巧巧說,“哥哥用假名字、假身份證號去掛號,檢查出來還是好的,但仍不相信檢查結果。”
  “7.31王雲傑、林海勇死”。連恩青房間的牆壁上這麼寫著。
  王雲傑是醫院門診部管理處副處長,曾參與過連恩青投訴的調解,林海勇則是多次給連恩青做CT的溫嶺一院醫生。這行字直到事發才被連巧巧發現,“媽媽不識字,我平時回家也不進他房間。”
  連恩青母親說,兒子曾在家裡多次說起要報複醫生、殺醫生,“我們都不相信他會去,他不敢,我們和他說,你去殺人自己也要被抓起來,其他也不知道該說什麼。”
  曾接受2個月精神治療
  家人懷疑連恩青“腦子有問題”。
  今年8月,連巧巧帶著連恩青到上海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看專家門診。“當時醫生說,檢查出來基本正常,如果這個手術在上海做,可能效果更好,但現在不能再重新手術了。”連巧巧說,她當時和連恩青說,“既然檢查出來沒有問題,你就打開心結,我們回家吧。”
  但連恩青讓妹妹給他1000元錢,想自己留在上海,“他說,這是他最後一條路了,如果不找出什麼證據證明我鼻子有病,我是不會回去的。”此後一個禮拜,連恩青在復旦大學附屬眼耳鼻喉科醫院就診7次。
  “溫嶺一院醫務科的人和我單獨談話過,說連恩青的鼻子沒問題,是有精神疾病,要去看醫生。”連德林回憶說。
  8月10日,連恩青被家人強行送進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。“他那時候抽了‘我一個耳光,把我手機砸爛,說我是來醫鼻子的,你們反而把我當精經病看’,他覺得自己精神上肯定沒有問題。”連巧巧說,連恩青被診斷為“持久性的妄想性障礙”,住院2個月。
  10月15日,連恩青出院回家,醫生告訴他家人,他情緒、睡眠有所好轉,但對醫生還是有懷疑,這很難根治,需要慢慢調養改善,需定時服藥。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以保護患者隱私為由,拒絕向早報記者透露連恩青在該中心治療的情況。
  但連恩青的母親說,2個月的精神治療回來後,兒子第2天又要去台州的醫院看鼻子。16日一早,連恩青在連德林家吃完早飯後,就自己坐車去台州看病。
  案發前一天又化名拍片
  19張就診卡、25個病歷本、幾十張CT片。連恩青的病歷在事發後被警方拿走取證。
  10月24日——血案發生的前一天,連恩青化名“王衛金”去看鼻子。在連恩青房間的書桌抽屜里,有幾張顯示日期為10月24日的台州市立醫院CT診斷報告單、醫院收據單的複印件。
  連恩青掛到了台州市立醫院耳鼻喉科專家張朝暉的上午第五個號,做了視頻鼻內鏡檢查、副鼻竇水平位平掃-CT、副鼻竇冠狀位平掃-CT,自費花了300多元。11點20分,連恩青拍了CT片,診斷結果顯示,影像所見:兩側上頜竇、篩竇可見黏膜增厚,餘竇腔未見明顯異常;諸竇壁光整,未見明顯破壞及骨質吸收徵象。鼻中隔居中,鼻腔內未見明顯異常密度影,諸鼻甲未見明顯肥大,右側頜面部皮下可見點狀緻密影,餘無殊。診斷結論為:1.兩側上頜竇、篩竇慢性炎症;2.右側頜面部皮下緻密影,待排異物,請結合臨床。
  台州市立醫院耳鼻喉科的醫生說,24日那天門診病人很多,不記得是否有與連恩青外形類似的病人來看診,“從這張CT報告看,病人有慢性鼻竇炎,鼻中隔居中說明鼻中隔糾偏手術是正常的,這種程度的鼻竇炎人體可以承受,不會影響正常生活,比感冒鼻塞的難受程度還要弱很多。”
  當天,取走醫院配好的鼻竇炎口服液和鼻腔噴霧,連恩青回家了。
  5分鐘連刺三人
  25日清晨7點,連恩青坐上中巴進城,再換一趟車到了溫嶺一院。
  8點多,連恩青走進醫院,上5樓,原想找到蔡朝陽要個說法,但吃了閉門羹。
  王雲傑是溫嶺一院耳鼻喉科業務骨幹,24日,他從早上9點到晚上5點,連續主刀做了4台手術。
  次日清晨,因為83歲的父親在自己科室住院治療,王雲傑比以往更早些到醫院,先看望了父親、查完病房,再去門診大樓5樓的耳鼻咽喉科診室坐診。
  因為看病態度耐心、技術好,每次王雲傑坐診,總有不少病人慕名而來,這一天有30多個門診病人在候診區等待。
  走上門診大樓5樓,左邊是口腔科,右邊是耳鼻喉科。該科門診有3個診室,60歲的主治醫生王偉傑在王雲傑的對面房間看診。這時,放射科副主任醫師江曉勇在與門診大樓相鄰的影像樓1樓CT室上班。
  吃了閉門羹的連恩青,徑直走到王雲傑的診室。
  “連恩青聲音很大,和王雲傑爭執了幾句,就突然掏出榔頭,往他頭部砸去,把榔頭木柄都折斷了。”目擊者看到,王雲傑捂著頭跑出診室,跌倒在口腔科門口,緊隨其後的連恩青拿出長約30釐米的匕首不斷向他身體刺去。
  王偉傑聽到動靜衝出來,試圖奪過連恩青手上的尖刀,但被刺中右胸。連恩青回到倒地的王雲傑旁,又連捅數刀。“誰敢幫他,我就捅誰。”連恩青不斷警告周圍人。
  連恩青隨後靜靜地走下5樓,面對樓梯上迎面趕來的2個保安,他指指樓上,告訴他們凶手在上面。穿過門診掛號大廳,來到CT室,看到正在讀片的江曉勇,連恩青問“你是不是林海勇”,江說不是,但連恩青仍連捅他要害3刀,致其心包、膈肌、大網膜刺破。
  監控顯示,從連恩青刺中王雲傑到被保安制服,歷時約5分鐘。
  (原標題:浙江溫嶺殺醫案嫌犯的“妄想性”殺機:整個世界只剩鼻子)
創作者介紹

油漆施工

xn95xnbi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