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儘管城市化率不低,建成區面積不小,擴張規模不慢,但‘土地城市化’快於‘人口城市化’,城鄉‘二元結構’和近郊‘半城市化’問題突出”。昨天召開的南京區域城市化會議上,省委常委、市委書記楊衛澤“曆數”高城市化率背後的不足,要求從結構優化、品質提升等方面推進以人為本的城市化,使“幸福人老建康城”成為新老南京人共同的期盼。
  統計顯示,南京城市化率已達到80.5%,分別高出全省和全國16.4和26.8個百分點。但相對於城市快速發展,城市在佈局、質量和功能上相對不足。主城已高度城市化,但郊區城市化欠賬多,大城市與大農村並存,城市形態斷層明顯:六合、浦口等地區與主城相比,似乎“劃江而治”,在兩個“不同的世界里”;即便在主城區,由於規劃建設系統性不強,也有不少“盲區”,比如城北的鐵北地區、雨花台區的鐵心橋、西善橋,棚戶區、危舊房和城中村赫然在目。
  “所以,無論是區劃調整還是城市擴張,都帶不來貨真價實的‘人的城市化’”。南京市領導認為,南京在“數字上”已經高度城市化了,但依然面對躲不開、繞不過的現實難題:城市現代化和郊區城市化的雙重任務,重點發展和整體推進的雙重壓力,優化空間佈局和強化功能品質的雙重挑戰。“只有全域統籌、區域城市化,才能消除城市內部、城郊之間、城鄉二元的落差。”
  首先是控制膨脹的城市人口,從源頭上治理大城市病。建設千萬級城市,曾是南京“十三五”藍圖,可昨日征求意見的《南京區域城市化規劃》明確,到2020年全市人口控制在950萬。2013年統計顯示,南京人口已達818萬,但城郊之間分佈很不均衡。以鼓樓區為例,人口密度居全國第五,是郊區的15倍。基礎教育、醫療服務等資源扎堆老城,導致樓越來越高、人越來越多、路越來越堵,環境和交通問題日益嚴重。為此南京將通過建立“主城-副城-新城-新市鎮”的城鎮體系,疏解主城的非核心功能,以及優質醫療、基礎教育等資源,發揮副城、新城疏解產業人口中的作用,力避城市攤大餅。
  “煨熟”城市化中的“夾生飯”。統計顯示,目前南京常住人口中有177萬非南京戶籍,划到每5個人中就有1個沒有南京戶口,這一“數字”的背後,是多少在南京工作、生活的“新南京人”未能享受城市的公共服務、社會福利。因此到2020年,南京將力爭解決好“三個200萬人”的問題:實現約200萬常住人口市民化,引導約200萬人進入新城、新市鎮,實施約200萬人的棚戶區、城中村、危舊房改造和宅基地置換。有關部門醞釀通過積分制引導各類人才落戶,佈局公共租賃住房、鼓勵園區和企業配建公寓樓等,多途徑解決外來務工人員住房困難,同時放寬優秀外來務工人員落戶條件,將隨遷子女接受義務教育納入財政保障範圍。
  市長繆瑞林介紹,近期南京將實施“九大工程”,推進“以人為本的區域城市化”。主城將實施“現代化建設工程”,打造河西城市新中心,改造鐵北、下關濱江、高鐵樞紐、燕子磯、鐵心橋-西善橋等片區,提升整體品質。新區啟動江北新市區建設,建設空港、溧水、高淳新城,培育壯大一批新市鎮,拉長城鎮化的“短板”。各副城、新城通過四通八達的軌道網和主城連接,以公共交通引導空間集聚,集約開發。
  除了提升城市能級、補償歷史欠賬,南京還將通過古都和獨特風貌、風景名勝區保護工程,擦亮“人文綠都”底色,讓新老南京人“記住鄉愁”。近期列入計劃的有:明孝陵、石頭城、牛首山等十多個大遺址保護,城南歷史街區整治、民國大道和民國建築群的保護利用,以及紫金山-玄武湖、棲霞山、夫子廟-秦淮河風景名勝區,其中有的已經實施,即將開放。“比築城造市更重要的,是讓這座古都傳承和綻放夢想,散髮獨特個性和魅力。”楊衛澤說,南京的區域城市化,要使生活在南京的人有“幸福人老建康城”的感覺和期盼,使離開南京的人有“明月何時照我還”的眷戀和牽掛。
  本報記者 顧巍鐘  (原標題:讓“幸福人老建康城”美夢成真)
創作者介紹

油漆施工

xn95xnbiw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